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宣言]村上的雞蛋論

渾帳,徹徹底底地爲這篇文章所燃起來了啊。

但是我好像沒有這麼慶幸自己是村上迷過?




[以下是會讓本人深感不好意思的68%嚴肅文,所以要丟下面w 不喜者 + 沒興趣者 + 對本人半嚴肅意味的胡言亂語無興趣者,勿入,謝謝w]
跟朱大的觀點一樣:我喜歡村上春樹,不是因為他的小說有什麼偉大或了不起到不行的主題性在,而只是因為它很有趣(好不好看我不敢咬定,只能說在大部分的情況下是吧)。從我有在看他的書(12歲)時開始到現今,村上現在有點過紅了,但是我不介意 – 因為就像Bakuman裡面Jump的總編所說的 – 作品只要有趣就行了。我呷意村上的小說,甚至可以說,是因為他常常用很冷靜的語調地在描寫陳述一件很無俚頭的事(《夜之蜘蛛猴》可是其箇中好手啊…),這點很對中波長。更別說常常在字句間流瀉著超現實要素的這點(《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和羊男系列是心目中的代表是也)…

「在大多數的案例中,我們幾乎不可能捕捉真理,並且精準的描繪它。因此,我們才必須要將真理從它的藏匿處誘出,轉化到另一個想像的場景,轉換成另一個想像的形體。」

也對… 我想所有的人創作或多或少都是為了這原因吧(笑) 或許並沒有自覺或者是無意識地在這樣做,不過每個人在描繪的就是某種程度的自己的世界觀,或是自己所相信的東西 – 用直接的話語之外的東西去表達表現。也對 – 有些話語確實只得用直接露骨之外的方式去表態,要不然就失掉其意義了。 ̄▽ ̄

「若要在高聳的堅牆與以卵擊石的雞蛋之間作選擇,我永遠會選擇站在雞蛋那一邊。」

是啊。為什麼要為了高牆(在這邊是泛指世界運作的系統、結構、堅不可摧的社會制度)而創作?他們已經非常強大了啊。天生反骨想要反抗社會制度(或許可以直接說anti-social)乃是這類人的通病。還要為了已經很賤很強大的高牆說話,那簡直是失去了所有意義嘛。再說,那有什麼挑戰性存在呢?那只不過是在長勝利者的氣焰,幫助所謂故事裡的惡役變得更強大囂張而已啊。管它是文學藝術動漫戲劇云云,不管它的種類和媒介是啥,才不是為了那檔子事存在呢!=)3=

雖然可能很傻很理想化,但是又一次慶幸自己當初選的是文化產業 - 就算對世界運作方式的影響可能小到用顯微鏡(而且是螞蟻專用的)都看不到什麼鬼,但是只要為了雞蛋(P.S.這到底是什麼鬼?按字面來看,泛指弱者吧。但是既然「高牆」是群體,就算「雞蛋」是擁有自由個人意志的個體好了)盡到任何一點滴微薄的心力也好。

就這樣,為了雞蛋我也不得不加油才行啊。 =w=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プロフィール

risu

Author:risu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リンク
管理者專用
最近のエントリ
ユーザータグ
ブログ全記事表示

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

月別アーカイブ
咪基部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