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he Corporation: 《企業人格診斷書》

f202b910.jpg

有聽聞說這部片裡所掀露的真相非常驚人,所以已經做好點心理準備了,結果因為拍攝手法還蠻成功的緣故,所以在看完的那瞬間還是頗受到刺激的。

主要來說,這部片就是在探討邪惡大帝國(也就是米國)的企業有多,以及這些企業跟媒體勾搭起來的效果是何其之威,不知情的民眾又如何地被矇在股裡,還以為自己每天消費接觸的日常用品或食品,是給自己帶來好處而不是壞處。

片中提到的幾個比較令本人印象深刻的例子如下:

Monsanto,一個規模相當大的生化農業科技企業,製造出荷爾蒙rBGH (recombinant Bovine Growth Hormone),注射在牛的體內,這樣牛就會擠出更多的奶!但是那些奶是有害的嗎?答案當然是(Y),只是對外宣稱以及媒體上會這麼說嗎?當然是(N)。

Interface,一個極其巨大的地毯工廠,有個「你怎麼會這麼佛心啊!」的CEO,叫做Ray Anderson。這位Ray Anderson先生原本只是為了要回應顧客所詢問的「你們公司對地球有啥貢獻」這樣的問題,便隨手翻了剛好在桌上的《The Ecology of Commerce》這本書,結果他居然很帶種地決定奮發圖強地把公司朝著具有「永續性」(簡單來說就是環保 + 有回收概念)的方向去經營。

The Fox,一個在邪惡帝國家戶喻曉的電視台,不讓自家員工播出關於牛群注射賀爾蒙的報導,由於和Monsanto頗有勾結的緣故。員工到最後是自己走人了,甚至告發了該電視台。

Michael Moore,一個製片人,似乎有意抵制這種類似企業陰謀論的風氣。據他所言,他使用的手法是捉住了「資本主義的尾巴」,所拍的片的內容雖是在唱衰資本主義和企業,但是卻還是得運用資本主義的基本 – 要讓人們有機會去接觸他的觀點,他還是得要把東西做得讓人會想消費想去看,說難聽點,他是用了敵方的武器來達成自己目的(在任何場合都是高招)。

手法其實也不旱見了,片子還是2003年份,六年前的呢。

是說,我其實對媒體是怎麼去運作的這點比較有興趣,而剛好這部片又有大量地提到媒體是如何地被少數人操作,卻給這麼多的人洗腦。所以,小眾媒體這種東西就出來了,比如說台灣的苦勞網。雖說也有SNS (Social Networking Site)和部落格這種東西,但是據說話題的炒熱速度和維持速度其實還是在跟著媒體走。電視最容易洗腦,不過現在雖然有網路了,但是聽說網路上置入性行銷有崛起的傾向(還是可以洗腦的意味)。

我想到了之前和老爸在看盧貝松的《搶救地球》時說過的對話。

我:「媽啊,這部電影怎會這麼無聊!」
父:「就是要看拍攝手法啊,把它當作藝術品來看(誤很大)。」
我: (看到畫面上出現了耕種中的農民) 「 雖然拍的是窮苦人可是也只有有錢人會看這種片吧?這不是環保片嗎?但最後還不是被當娛樂片來看。」
父:「是啊,一定要用這種手法有錢人才會看,但有錢人之中要是10個人有1個人看了以後,願意去行動,那這部片豈不是很有效了。」

↑設計對白,但意思差不多是這樣。

結論就是,再好的論點都要有人去看,而要讓人去看這個東西的手法很重要,所以小眾們,傾盡全力讓自己的東西有趣起來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TT出版與翻譯板聯合聚會筆錄

週六時(9/26)很高興地參加了PTT出版與翻譯板聯合聚會!(棍我PTT終於註冊成功了!)還認識了新房廚!快把我加入MSN好讓我搭訕吧!但是這不是重點!我居然做了筆錄(爆)雖然主要都是在記錄自己比較有興趣的項目,而非乖乖紀錄全程!不過總之就是這樣

先說謝謝主辦人!<(_ _)> 以上。



編輯與翻譯的天枰
.編輯和翻譯最好像天枰一樣,維持對等的關係
.要從對方得到最多好處的方法就是和對方稱兄道弟,而非把對方當部下
.翻譯常常感受到來自編輯的壓力,而編輯也是有壓力的 – 他們的壓力來自上司,而要給上司交待就要交出完稿度高的譯稿。
.所以,譯者翻的越好,編輯越沒有壓力。

編輯與翻譯之間的溝通
.因為每家出版社,依照所發行文類,以及對風格和用字遣詞等等的要求都各不同,所以必須先和譯者溝通好才行。
.出版板主講人提到,當編輯要和譯者表達所想要的譯稿格式和風格時, 最好先製作規範。這是她和譯者溝通時的慣用方法。
.不要讓譯者陷入一頭霧水的階段。甚至,MSN上說一下也可以。
.試譯時最好就溝通好,需要統一的項目:
(1) 用字
(2) 風格
(3) 格式

譯者的專業能力
.板主提到,在出版界內語文邏輯能力比專業知識重要,因為專業知識可以惡補,可是基本的語言能力不行的話就萬事休矣了。
.台灣完全不注重專業能力。雖然專業能力是一項加分,但是不是必要的。
.有位接過海外外包翻譯案件的朋友提出,在通過試譯後,非得標明自己所屬的專業領域,這樣公司才能按照自己的專長決定發案內容。
.這點讓國內外對翻譯的要求(或許牽扯到國外或該公司的翻譯作業流程)形成了對比。

編輯與翻譯 vs. 古狗大神
.求證是一定要的,此時就一定會用到google。最好編輯和譯者雙方都樂於古狗。
.翻譯板主持人強調,譯者最好具備不靠google或搜尋引就可以獨立作業的能力。(沒有網路也能作業!)
.其實,上網查資料的動作是很花時間的 – 不只要查出涵義,還要了解在前後文內要如何運用,這上面所花的時間甚至可以夠譯者譯一整頁了。

熱血青年的毛遂自薦
.對於譯者來說,有熱血青年毛遂自薦自己成為譯者的同時,又同時推廣該出版社應該出版哪本書的這項舉動,對編輯來說是有些困擾的。
.篩選書是編輯的工作,而就算由編輯本身去pitch這本書也不一定會過。
.每一家出版社從注意到這本書,到決定要出版這本書,都自有一個流程和理由,但這並不是個適合讓公司外部的人參與的流程。
.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和該編輯成為朋友,再來推薦吧(笑)。

p.s. 我在會議結束時詢問了銘板主一個自己一直很在意的問題:我很想成為類型小說編輯,但是卻總是申請到英語教科書出版社的工作,該怎麼辦?銘板主給我的回應是,先從成為書評家開始,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建立固定(但不需太多)的流量,打好人脈後,再從愛書者的角度切入小說出版社。

p.s.s 之後的交流很有趣!很不要臉地和大家要了名片,也得知現場有不少輕小說和奇幻文學出版社的編輯和自由譯者!也有幾個是像我一樣的教科書編輯… 大家辛苦了(還很高興地認識了另一位腐女)!也謝謝銘板主,提供了像這樣難得的交流平台,還有就是感謝兩位主講人特地來為大家延伸話題+炒熱氣氛XD!

《石林之塔》:猶如一幅編織畫般的童話改編小說

這本來是要用來參加封狼所舉辦的快閃讀書會用的書評,但是時間一到卻無法貼文,因為沒有PTT帳號啊啊啊!(笨蛋)

總之我今天一定會去辦帳號的(爆)。書評就先貼這吧(哭)。


stony

剛開始看還真有種熱血的感覺。單讀前幾頁,單只看封面簡介,還真以為這會是童話式的愛情故事,講述騎士解救塔樓裡的公主並談個灑狗血式浪漫戀愛的那種。

我錯了。書中確實充斥著我們習以為常(當然,預設值是你具有至少最低限度嗜讀奇幻類文學的習慣)的奇幻要素:騎士,公主,吟遊詩人,女巫,魔龍,沒落的勇士,野心雄厚的霸道國王。不過這些角色們在這《石林》裡以,該怎麼說,較複雜的方式被交錯串連在一起?

老套因素(以及它們實際在出現在故事時與我的認知的反差)暫且不提,比較有趣的其實是作者對於場景和小道具的安排。也都擺明了這是童話改編了嘛,場景和道具們自然也是出自各大公主系童話,比方說最明顯得當然就是塔樓 –長髮公主 ,人魚與海洋 – 人魚公主,紡織與鏡子 – 睡美人。筆者自己又認為比起長髮公主,和睡美人相關的意象其實更是明顯啊~

首先,編織是書中極具代表性的一個意象。葛溫從高塔裡將自己所看到的景象繡出來,並拋出窗外。賽兒與米蘭索絲也將鏡中所看的事物藉由刺繡的方式表現出來,而這些刺繡都成為幫助騎士找到她們的重大線索。此外,葛溫的三位表姐妹之一的吟唱詩人,伊杜拉,則是在路途中給予賽安諸多幫助與暗示,並「負責把[賽安]的生命織成一條充滿危險而複雜的道路」(p. 276)。這些設定都意味著編織是幫助勇者達成任務,協助故事順利落幕的重要關鍵。

對於作者來說,寫這本書或許也像在編織一幅tapestry一樣。就如同書中角色都很擅長編織,用編織來協助完成重要任務般,書中各個角色的境遇和歷程也隨著故事發展而有了重疊交錯,就彷彿作者是用不同顏色的縫線漸漸地將錯綜的故事情節交織整合了起來,像是完成一幅畫一樣。看來這是作者的獨門絕活 – Patricia A. McKillip小姐原本就是以視覺意象濃厚的寫作方式出名的。不過華麗歸華麗,壞處就是讀者很容易被搞得一頭霧水(攤手)。

另一個反覆出現多次的意象鏡子反射的概念。賽兒和米蘭索絲從高塔上的鏡子看到葛溫,而她們又見到葛溫從鏡子裡正在注視著塔外的景象。賽兒對此像是著了魔般地欲罷不能,彷彿這是她的心靈寄託般,而最後她確實也藉由這項舉動了解了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吟遊詩人交託給賽安的銀盤也像是一面鏡子,他在盤中所見影像幫助他思考,追尋線索,並且順便拯救了世界(噗)。三位善於編織的女角們所刺出來的繡,在某種程度上也是發揮了的鏡像的作用。

藉由看著他人,來反進行自我反思,並獲得救贖 - 這是我對於鏡子反射這項概念做出來的總結。個人是認為所謂「他人」的這項概念,其實是建立它對「自我」的影響與反思上的。也就是說,當看著或觀察他人時,人其實多多少少會將其和自己的處境做比較,並且進行自我評判或反思。此時就有個不得不說的,很妙的比喻:鏡像反射的概念其實跟SNS (Social Networking Site,如Facebook,噗浪等等)的作用有點像。其實這些SNS根本是最好的偷窺工具啊(我相信沒人可以100%地否認這點)!藉由窺看他人的文字,社交圈,興趣,照片和近況等等,人會想著「那我呢」,然後接著就針對自己進行一些調整(理想來說啦)。「他人」其實就有點像是用來衡量自己的一把尺,一面借鏡。我認為這點和書中鏡子的作用有點相似,因為書中角色藉由看著鏡子裡的景象來知曉下一步對自己適當的動作。

上述的這些核心概念 – 編織與鏡子反射,私自認為是在像睡美人致敬啦。對於向人魚公主致敬的部分,自然就是賽兒這個角色的過去,她想回到海洋的原因,以及對海洋的熱愛啦。至於向長髮公主致敬的概念我看到有兩三個:一個,很明顯地,就是石林中的高塔,被困在高塔上的女子。再來,作者對於角色的頭髮描述都不馬虎。最後,女主角之一的葛溫只是在塔中等著被救贖(爆)。長髮公主這個故事對於女性的概念其實是屬於很老舊陳腐的 - 女性在故事中就是被動,沒有自主性,沒有做任何自救的動作,只是等著被救贖。

好佳在,一個優秀如McKillip的女性作家當然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故事之中!證據就是,雖然拯救世界的關鍵角色是騎士賽安,但是一路上他都受惠於各大女性角色的幫助。幫助賽安的女性總共有六位:魔性三姊妹(女巫和兩位遊唱詩人),和高塔有關的那三位女子(賽兒,葛溫,米蘭索絲)。若是沒有各大女主角一路上的諸多協助,男主角也無法獨力完成使命,而且在故事裡,男主角的任務還是三姊妹們所給予來的!也就是說,又回到了編織的概念,而在故事裡女性就是扮演著編織故事這項重大使命的角色。

最後要提的就是,翻譯還不。尤其McKillip的文字意象又如此複雜粽錯,要把這些充滿畫面感的字句翻成順暢的中文,可想而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啊!翻譯的,感恩啦(順便一提,沒有看到書腰或版權頁上哪裡有寫譯者的名字耶?)
プロフィール

risu

Author:risu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リンク
管理者專用
最近のエントリ
ユーザータグ
ブログ全記事表示

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

月別アーカイブ
咪基部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