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Level E》是神作的事實,再度被確認這樣

老實說,當初《Level E》連載寶島少年的時候,我並沒有很愛看。那時的心態,自然還停留在緬懷《幽白》這部經典剛完結,有點感傷又還在用同人誌懷舊的狀態。固然是相當美好的時光... 不過不是重點就是了(爆)。總之,這部對於當時小五的我,實在不具吸引力啊。又是陰謀論,又是基因改造,還有潛意識引起的念力什麼的,當時的我心境還沒有足夠的熟度,來促使自己充分享受富奸老大他那充斥著奇想怪念的世界觀。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獵人》拖稿拖太大,這部被喻為「冨樫義博真正想畫的作品及題材」、「神作」、「傳說中的作品」的《Level E》,在2010年十月23號被正式動畫化了。而由於對此作記憶其實相當稀疏,所以當下明明決定了要再次溫習原作,卻一直到了動畫都撥完了又過了幾個月還沒那麼做...

今天,我總算重新溫習了一下這部。很高我有這麼做,要不然,不知道我要錯過這部經典到什麼時候。有幾個感想是最為強烈的,以下依據在腦內浮現的順序列出。

1. 果然是神作無誤啊!
雖然閱讀《淘氣愛神》時就已經知道,富奸喜歡看恐怖片,也偏好精靈古怪、點子多且又不是人類的主角(就像惡魔瑪麗亞。搞不好她可以登上富奸筆下女角最萌的前十名呢!本來想說第一名,但是富奸筆下的萌女角其實還不少...牡丹、樹理、庫拉皮卡等<-慢著)但這部簡直就是更加地發揮到極致!重點是,隔了十幾年看,居然還不覺得老梗、了無新意。別說外星人,這部連地球人都異常聰明,看那群可以面不改色地聽外星老師作精神訓話的小學生就知道了。話說我還挺喜歡小學生的章節的。也該從實招來,清水跟小傑到底是不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2. 實在有夠不像在JUMP上連載的作品!
一部以一堆陰謀論和星球侵略論所構成的漫畫,實在很不像一般JUMP漫的走向啊。以《爆漫王》的說法,這應該就是所謂的邪道漫畫吧。幸好全篇皆以搞笑成分貫徹,要不然要是再多添幾筆人性暗面,或是好人不得好死的情節,應該就是部完全不適合登上少年週刊檯面的作品了吧。即便如此,我還是覺得有幾篇蠻的,例如Color Ranger最後小鬼們還是無法跳脫遊戲輪迴的結局。食人鬼篇也蠻有趣的,富奸意外地適合這種畫風與題材呢。

3. ...這就令人不禁懷疑,這部只出了三集,不會是被腰斬的吧?
一個超級王道走向的作品(《幽白》)剛結束,突然作者就畫了一部幾乎是調配得正好在邊緣許可的等級得以登上JUMP的邪道之作... 如果我是編輯,而且前提是一個想賺版稅的編輯,我會很不、很不喜歡的!眾所皆知,所謂創作這檔事,是若只是創作自己爽,乃是自high;要讓大家都喜歡(如果碰巧自己也喜歡題材,那更是好上加好,但這可遇不可求),才有晉身商業水準的可能。雖然被讀者們譽為神作,但這部畢竟不是常見的JUMP走向!不過說實在的,收尾超俐落,三集的篇章節奏也抓得恰到好處,這部的結束也有可能是富奸和編輯在持有和平共識的狀況下討論出來的,或是富奸自己想完結吧。

4. 這傢伙是天才。無誤
個人的感覺:雖然有多人批《幽白》抄《DBZ》,但不可否認,按照《爆漫王》的標準,富奸是天才型的畫家。到《幽白》後期,其實就可以看到一點《Level E》的影子了... 所以該暢銷漫的風格前後差異才會大得令人錯愕。不過,這也表示,在編輯的強行延長連載的壓迫下,富奸乾脆索性開始畫自己喜歡的東西啦!而且,《幽白》的結局是人類和妖怪世界連結,且兩者共處融洽。《Level E》的部分,只是把「妖怪」換成「外星人」而已。完完全全的在畫自己喜歡的東西!完完全全的MY PACE!

...總之,今天終於看了這部,真是太好了。我想,我應該是其實還頗想念富奸的吧。ははは。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我讀《殺戮的艱難》小感

「道的海水僅能淺淺地漫過礁石。」(張娟芬《殺戮的艱難》)

或許是出於武斷的人性,人有時還是隱隱約約相信有所謂的「非即白」這檔事吧。因為這樣,要人支持死刑似乎是件很容易、很合乎「人性」(假定人確有天生殘酷之處)、不必多加思考就可以做出的結論。我第一次看到有人長篇大論地用家屬受害論和正義至上主義來支持死刑的地方,是朱學恆的部落格。當時,我好像也是很輕易就被半洗腦了,畢竟對方所用的詞彙比方說正義啊、熱血什麼的,都是很吸引當年的我的論調 (笑)。不過就算去除虛擬發聲管道的部分,自家餐桌上也聽得到支持死刑的聲浪:「如果我是受害者家屬,我可是不會希望放過加害者的。」

所以,重點是:為什麼我們有必要退一步思考「死刑與否」這件事?

張娟芬的論點絕不是建立在「慈悲」或「原諒」這種猶如心理勵志叢書主旨般的理由 (可不是說心裡勵志叢書不好;它們很好,尤其是對於需要鼓舞性語言的人們來說;只是這類理由受害者家屬最難以接受)。反而,她聲明,要先有一聲「對不起」,才能來一句之後的「沒關係」。要是被打了不還手,那只是懦弱。但是若是人願意懺悔還要不分由說地趕盡殺絕,其作法也令人質疑。個人把張娟芬所述,死刑下刀前要停頓下來思考的原因,歸納為以下幾個:

1. 司法誤判的可能。
同樣是殺人,不知為何,民眾對於法官誤判的行為就有很大的容額度。而明明是死刑這麼大的案件,司法程序卻意外地常常草率且不按照程序來。媒體的誇大報導也會影響民眾要不要一個人死,而且是一有目標就狂攻擊。有些人被誤判,竟是民眾憤怒呼籲之下,司法要找個代罪羔羊來息怒/高民間信度而去殺的犧牲者。仔細想想,這真的是很可怕的事情,不是嗎?

2. 犯人悔改的可能。
殺人犯/死刑犯也是人,人的想法原本就可能因為時間的流逝或是知識和經驗的攝取而有所改變。但,死刑完全忽略了這種成長的可能性,亦或是將其活活抹殺掉。對路人來說,似乎沒人在乎死刑犯的想法。但他/她的家人呢?配偶呢?小孩呢?究竟,普羅大眾是憑藉著什麼基準,來判斷誰是絕對該死的罪大惡極?不外乎是媒體嘛,網路嘛,群眾思維嘛,甚或是自己內心渴望著復仇的那一面。

3. 死刑並不能保護被害者。
許多人認為,把加害者殺死了,被害者就瞑目了,被害者家屬也就出一口氣了,事情也就解決了。於是,死刑後,基本上就不會再給予被害者持續性的照顧、保護或資源提供。作者認為,死刑並不是照顧被害者家屬最好的方法;實際地改善被害者保護制度才是可行之道。這不是很實質嗎?

4. 因為我們是人。
按作者說法,要區別好人和壞人,就差那一點點差別:殺與不殺的差別。因為殺人犯和死刑,兩者同樣都是在殺人,所以下手之前就有嚴密思考的必要。這點,我認為是最重要的--它甚至還牽扯到一個人所擁有的世界觀是如何形成的。渴求著死刑的社會,其實問題已經不只關乎這樣的社會傾向忽視人權或藐視人命與否,而是這樣的一個群體,是多麼容易被慫恿、被洗腦、被控制思想、被刻板印象套牢,即便是關於人命這麼重大的一個議題也一樣,毫不留情,毫不多想,絕對性地堅持己見。這,我認為,是我自己去關注這個議題,或是在閱讀《殺戮的艱難》時,感觸最深的一點。人,可以是多可怕的生物啊。當然,也可以互相信,全在一念之間。

張娟芬在結尾的一首新詩內提到一本薩拉馬戈寫的小說《盲目》,講述某個城市被會造成眼盲的傳染病襲擊,許多人陸陸續續被傳染失明的故事。應該是在影射大眾對於死刑的盲目支持吧... 不過,感覺還可以影射很多其他的事情,好像也很值得一看喔。


ああああああ~~ 自用的注意事項!

基本原則:
- 先看格式(大),再看內文(小)。
- 每次盡量檢查一次以上。最好是2-3次。

每當拿到一個美編發排給我的稿子時,請這麼做!
1. 為求保險,把上一期(或有這單元的期數)拿出來對格式。
2. 仔細看內文,該替換的地方就替換,該微調的就微調。
3. 如果可以的話,檢查到確定沒有誤差為止,再給老大看。

大校時,請這麼做!
1. 印出時,非得是最正確的頁枚/頁碼/尺寸,否則不能算是大校!
2. 為求保險,把上一期(或有這單元的期數)拿出來對格式。
3. 頁數都要和落版單對上。
4. 仔細看內文,該替換的地方就替換,該微調的就微調。
5. 如果是封面和目錄,就要拿印出來的該篇文章來一個一個對。

看排版最重要的有兩點:
1. 重點有沒有跳出來?要利用顏色/框線/其他設計元素來讓最重要的message浮出來。
2. 避免重複的元素打在一起,或顏色/size過於相近。

如果想再上一級,請這麼做!
1. 密切注意文字流暢度,當作自己在寫essay。
2. 檢查資料是否正確,善用古狗大神。
3. 有空時,坐下來好好細讀一遍統一用字表。

以上。狀態顯示為,不成功便成仁!

The Warriors by Joseph Bruchac: 啊到底是格格不入還是主角超強啊?

Lacrosse,中文譯名好像是「長曲棍球」,是一種源自於美國原住民的團隊運動,玩家們使用一根把柄略長的網子(racquet/crosse),來接住小像皮球並且射門。加拿大的曲棍球(Hockey)雖比較廣為人知,不過這本種族議題青少年小說的中心劇情以打Lacrosse作開頭,以用Lacrosse解決事件結束,中間跟人的互動或情節發展等也大多建立在這款運動上。

首先,殖民兒文很大的一個要素就是少數民族(minority)是如何地和主流團體格格不入。很多的殖民兒文也是以刻劃「殖民者」和「被殖民者」這兩者在生活體驗上的差異為主,所以,拿到這本時,我也會預期這本是要探討一樣或者類似的主題:也就是被殖民者是多麼無法融入。

而實際上也是有這樣的著墨這樣沒錯。主角Jake一開始住在印地安社群裡,故事以打長曲棍球開始,而除了「所有人都認識」,「就算是敵對隊伍也能友善地變朋友」之外最重要的是「用同一種心情在進行這場運動比賽」。所以,當主角隨著成為了律師的母親搬到瑪莉蘭州的時候,他也感受到了這些非印地安人看待事物和自己不同的地方。這些差異不是特意針對他,而是自然流露出來的。更重要的是:並不是惡意的。是的,二十一世紀了,說真的你我也不會去歧視什麼人:文明人都知道要給與種族上的尊重,這是常識了。所以態度或小動作不經意流露出的,才是真的,也才是唯一可以探知到「啊,我真的跟你不同哪」的地方。

接下來,我認為極為決定性的一點在於,主角的母親的態度(以及連帶著的,主角的態度)!母親一開始就像主角表明,她希望主角能成功,而為了達到這個目的,她要他不要在新學校打長曲棍球,即便那是他最擅長的事。媽媽要Jake在這難以申請到的菁英學校內好好用功,不要作讓自己會不專心的事,因為她希望Jake能「享有一般印地安人無法獲得的教育」與其他好處云云。而Jake一開始也打算順從。但奇怪的是,Jake在學校走動參觀時,或在和其他學生互動時,卻發現長曲棍球是這個菁英學校的明星運動!

於是,他也打破了和老媽的規定,和其他帶領著他參觀校園的學生們打了曲棍球。這學校的老師等等也對Jake予以厚望。這樣一整天下來,Jake和老媽說了這個狀況,而老媽的回覆居然是:「我原本以為我是靠關係才讓你進這學校,但原來是校長賞識你的長曲棍球能力,你才得以進來的。我只知道這是這附近最好的學校,但不知道長曲棍球在這裡這麼紅。」而且還因此准許Jake繼續打Lacrosse!!主角的威能將會在這本薄薄的殖民兒童青少年讀本中如何地發揮呢?

廢話不多說,總之接下來Jake不但交了朋友,而因為自己很會打長曲棍球的緣故,更是豁免掉了一些身為印地安人在白人社群可能會受到的歧視,甚或用Lacrosse這個運動去鼓勵並原諒了一個在歷史課堂上常常開種族笑話的老師。Jake在同學眼中宛如英雄。最後,剛開始很想回家的Jake,現在可以決定要留在馬利蘭州,還是回故鄉去。Jake在結尾尚未做出抉擇。這本書到這裡就結束了。

這,是想要表達什麼樣的意境啊!

是說,主角很強,所以能力好的人不論種族為何,最終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融入,所以弱勢團體們啊請務必讓自己強一點!還是說,主角還是和新學校格格不入的,但被接受單只是因為自己的能力?要是Jake完全不會打長曲棍球,這故事會如何發展?還有,老媽這角色整個屈服於白人社會的價值觀啊。這樣,對於一個純印地安人讀者來說,真的是種慰藉嗎?那真的是勝利嗎?還是其實要融入還是只得入境隨俗?

不同的人看,應該會有不同的感想。只是,可以想見的是,要是完全沒帶任何評判性觀點去閱讀這本,或是把它當作毫無炸藥或隱喻存在的青少年小說去讀的話,應當會覺得這真是超級Happy Ending吧。

《流星之絆》:理想中的人性與好吃的牛肉燴飯

實不相瞞,這是我第一次看東野圭吾的小說。看完這本,我想我之後會去找更多他的書來看。當初在博客來上瀏覽書籍時,我想說我從來沒看過東野的書,就禮貌性訂一本來看看好了。後來決定是這本是因為在電視上瞄到過,卻立刻覺得日後懶得按時打開電視逐集追看,但又很想知道電視上看到的狹小房間裡那三兄妹是在爭吵什麼,於是這就敗書啦。

感想:靜奈是傲嬌!靜奈是傲嬌!靜奈是傲嬌!(誤) 正確的感想是:這,根本是靜奈的後宮!難怪被說是小魔女型的角色!(被直接巴死)

開玩笑的。東野圭吾這本筆下根本沒有什麼真正的壞人嘛... (直接跳結局式感想是怎樣?)這裡面角色的個性,該怎麼說,都算溫馴且富邏輯性吧?沒有那種真正的瘋子。誰都可以對他們起共鳴,即使他們是詐騙集團也一樣。無怪乎書腰上寫著「2008年高中校園人手一本」了。

至於真有書腰所表達的這麼威嗎?不知道,但是看著剛開始一同看流星的兄妹,轉眼間就變成了黯熟人性和社會險惡的騙子三人組,有種絕無冷場之感。實際上作者也沒有花太多篇幅在廢話上,雖然這書也不薄,情節卻環環相扣,敘事又暢流,讓人想一口氣讀完。主角配角沒有太怪的人(個人遺憾??)但是個性都算是鮮明。要改編成少女漫畫或女性向GAME也可以想像(誤)。

這裡的偵探角色,算是功一吧?雖然很多地方是團隊合作的結果,或是意外的發現,但是策劃以及做出最終推理的是他。雖然看的中途就有點猜到應該不是他們原先懷疑的那樣了,但是還是不知道誰是兇手... 因為我看推理要推測都是靠直覺(爆)。不過啊啊... 看完以後,真想去吃牛肉燴飯啊。整體來說,還真是個溫馨的小品呢。絕不是因為書中對洋食店的描述很細膩又大量,讓人不禁想動身前去書中描寫的洋食店實際用餐,才這麼說的喔。=w=

話說回來,結局非常正面... 連我都要說,這不太人性化吧!簡單來說,被騙者已經被騙了一次,也知道對方是在演戲的,照理說也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接受。啊,不過差點忘了:肇事者有主角威能,而這類型的小說也擁有著非歡喜大結局不可的預設值!!開玩笑的啦。這種作品是注重讀者感受多過於人性刻畫的,要不然其實這書中人物具備的情操都還蠻理想化/蠻接近完美的(包括那犯罪w)。

簡言之,就像小忍說的,東野的書真的會上癮呢~可惜他的相關日劇我都不太有接觸,偵探加利略全集還躺在我的硬碟深處,不好意思了。這樣也好,就來看小說版吧,來看來看~ (^w^)

《家守綺譚》:風格清新的妖怪小品

日本的妖怪小說種類真是出神入化啊~從《陰陽師》,《娑婆氣》到揉合推理的京極堂系列,種類真是越來越繁多了啊。市場已經這麼成熟,推出一點另類的,跟另種文類混搭而成的妖怪文學書也能被大眾所愛!《家守》就是一例~

這本書裡面描述了花花草草,風景山水,已經有風物誌的架勢。雖然草木等等不會直接對主角講話,但是卻可以透過枝葉的擺動,被風吹的方向與程度等等,來向主角傳達某種態度。而且房屋的掛的畫上的人物,狗(牠幾乎是主角XD),和許多景物都會跟主角直接或不直接地進行對話!!

是說這本書裡面,到底有多少個是妖怪呢?主角的友人高堂,OK,整個是直接從畫裡走出來招呼主角的:不是人。鄰家太太雖然看似正常人,但卻對河童什麼的妖怪相關事宜瞭若指掌,讓人懷疑她是否也不是人。很多在路上走路的姑娘,釣魚客或和尚很有可能是某種植物或貍貓。五郎那隻狗則已經根本是個專業的妖怪仲介人了。好像只有學弟山內是正常人,不過從他對於處理這學長家中的奇怪事情面不改色的態度來看,他應是個有潛力的接班人(?)

此外,本書所使用的文字真的很有趣!!全書以主角極具風雅意味的碎碎念所組成,但是其中也參雜了許多主角令人噴飯的主觀意見,且主角還會對自己的行為吐槽或自圓其說,甚或一邊吐槽一邊自圓其說(這是怎樣)。比如當主角和山內談到某富家弟子並非笨蛋時,他的結論是:「兩袖清風,氣勢卻不輸人可說是我倆的共通點。在這種情況下,明知那子爵家少爺頭腦比我們好得多,此時丟了面子卻是失策。」主角會用正經八百的語氣說些無厘頭的話呢,這點實在是超棒的。

仔細想想,這本書大多是在說些小事,甚至是從別的角度看來『沒意義』的事情。很多生活中的小事和細節構成了《家守》,而這正是本書好看的地方。

去《家守》讀書會時有聽銀快說到,很久以前就有妖怪文學的文體了~像是《搜神記》,《聊齋誌異 》等等,而到了明治時代,很多日本人都對中國的神怪小說極有興趣,因此進而也創造了屬於自己的妖怪文學文體~一些可以聯想到《家守》的作品有:今市子的百鬼夜行抄;裡面的房子很類似《家守》裡高堂留下來的房子。同作者的另個作品雨柳堂物語和另一位幻想寫手泉鏡花也有被提及喔~有機會我會找來看的~>.Ob

《家變》:家真的會變

這本... 我家的版本是很舊很舊的那種,民國85年在洪範書店出版的,新台幣150元,字是那種密密麻麻印得很小的,而只見前面那牌推薦本書的傢伙是林海音,張系國那流的... 他們都是同一期的... 台灣文學家吧。

這本雖然很薄,195頁,可是我卻看了很久。兩大原因:它的排版把字排得很密,還有它的文字我看不是很習慣(爆)。隨手一翻的證據:「我就說給你听听!」還會無故出現注音文,如「可是我這一邊亦都打過去絡續兩個電話ㄌㄜˊ。」作者在序寫到文字才是《家變》這本書的主體,還說讀者理想的閱讀速度應該是「一小時一千字,一天不超過兩小時」。在我這年代來看這實在是... ˊ口ˋ 強人所難啊王兄!我還想早點把它讀完呢!

至於書的內容本身呢?不可否認,它的結構很有趣——與母親一同尋找離家出走的父親的過程片段,與童年時的遭遇的片段互相交錯,兩個主線的時間點也慢慢同時往後拉​。隨著童年時期片段,讀者漸漸深入了解這個家庭... 這是個當主角小的時候還看似很和樂的家庭,但是當主角越長越大,想得越多,時間線越往後拉,就出現更多的爭吵。

但這表示他們是個爛家庭嗎?NO。這只代表這是個頗寫實的家庭。小的時候,范嘩很尊敬父親,怕家會不見,長大卻開始鄙視這兩老者,甚至逞罰了自己老爸,還認為「家」這個制度本身就是錯的。不孝嗎?從任何觀點來看都是誰都覺得是不孝的吧。但是這樣的寫法有什麼不對嗎?小學比較常看到的文,都是在描寫小孩如何如何地孝順,這些文章是希望小孩能效仿吧。但是滲入了人性的《家變》不同。它是把真實的狀況寫出來,讓人在看的時候心有戚戚焉,並對應到自己的立場:自己是不是也有這樣?到最後則把該狀況之下最糟糕(但不誇張)的結果描寫了出來,彷彿在說「你要是做同樣的事,後果會是這樣喔☆ 」似的。

這就像以前的童話故事一樣,意在警,而非範例。童話故事中描寫的小孩子生太多就會被丟掉啊(糖果屋),在路上跟陌生人講話就會被吃掉啦(小紅帽),在中古世紀的歐洲其實都是有可能發生的,而非純粹架空幻想。

這《家變》完全可以用馬克思主義來分析,因為主角的主張完全就是財力製造的能力至上主義者... oh well, 各位鄉親要記得孝順啊!>.Ob

《對某飛行員的追憶》:你們可以這樣閃了又閃閃了又閃嗎(誤)

喔喔喔,GAGAGA文庫系列的書真是令人滿意啊~ 繼閱畢上一本同文庫作品《AURA~ 中二光牙最後的戰鬥》之後,這本也是想讓人一口氣飆完的好物啊~ 不過如果說前者是走後設非傳統搞怪路線的大麻蛋糕,這本就是以正統手法研製而出的豬排飯或新鮮壽司~ (啥鬼)。

一開始對於街道的描述就吸引起了注意力,因為這種破碎又充滿頹廢貧民窟描寫可是我的菜呢~這時還沒有跟飛行員扯上關係,不過循環漸進看下去就會發覺這本的世界觀設定地相當細膩,比如說不同的街景景色的差異和國民貧富之間的關係,以及這些和角色之間的關係。

開始介紹角色的時候... 我想:描述女主角的美貌的篇幅真不少(爆)一開頭的女主角算是個家世顯赫的無口吧,不過又加上了個「遇到不正義的事時,會奮力挺身而出」的這種猶如牡羊座般的個性設定(誤)。至於男主角,我們則知道他是個雖然童年不順又貧窮,卻心智非常正常健康的一位正太轉少年。而這樣的兩人身世處境反差很大~但這會讓人更期待他們之間會有什麼樣的互動。

從娜(ファナ)坐上查爾斯(シャルル)的偵察機的後座開始,應該沒有任何讀者不會期待他們會如何開始講話到變熟,看查爾斯這個小井市民會給貴為準王女的女主角帶來什麼樣的衝擊吧!明明是出身卑賤的人,卻能為一個養尊處優的人帶來金錢無法購得的精神震撼,並為她帶來意想不到的轉變,這應該是大部分的人都能津津樂道的一個點。而猶如等價交換般地,查爾斯也從娜身上獲得了充分萌份(爆)。看著娜從精神封閉娘變成開朗少女,且還都是查爾斯的功勞,會讓人覺得以後有要醫治精神疾病,讓他/她去交個閃光似乎是最為快速的方法~。

此外,我要猶如說廢話般地指出,空戰的部分相當精彩,連我這不愛看這類戰鬥文的人都能感受到戰鬥機在空中互相角逐追擊的緊張氣息。社會階級在在作品裡也站了很大的位置,想來日本應該是注重社會階級更勝台灣的,這本一副想表達愛>社會階級的主題似的,那邊很多人看來應該很有感覺。

最終感想:男主角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就猶如西蒙在天X突破到最後說著天上的星星都是(略)一樣... 最後女主角也是在我們看不見過程的地方(政治的意味)開啟了主角威能了,真是可喜可賀。

OMAKE1:什麼,查爾斯居然會做生魚片!!(詳見112頁)他是日本人嗎?姓氏是狩乃?耶?
OMAKE2:其實我以前也想過這種以貧富差距作為主軸的關係故事耶 //// 可是要提及自己的創作,會害羞,所以就先跳過了  ̄▽ ̄ (茶)

AURA~魔龍院光牙最後的戰鬥~:小小觀感

其實我超愛這種主題,這種現實 vs. 幻想的主題。不單只是以前就考慮過這個佐藤(男)所面臨的問題,而且也得出了佐藤(男)一開始和最後所得到的結論。沒錯,同時存在兩個結論喔(笑)。所以說只要是這個現實 vs. 幻想的主題,又寫得好的,我幾乎百發百中會中彈。好在這種題材也不少,有不錯的素材歡迎隨便推薦給我。>.Ob

大三時,自從我在網上看到Peter Pan Complex (彼得潘情結?)這個詞後,大受震撼。畢業時,我覺得我缺乏了某種校園生活中致命性的必要元素 – 那就是人際關係互動所帶來的美好回憶。之後,我在得以範圍內朝著可融入人群的定位前進。就是因為這樣,所以就算沒有做出成為妄想戰士這種極廚的舉動,但是或多或少還是可以將書中廚角色的廚舉動影射到自己身上的。

所以說,雖然這應該就是作者的本意無誤... 棍,這本真的痛得讓人無法直視啊(痛哭流涕)。

真慶幸這本我從一開始就沒有被捏到。看的時候也在想,這本真的是我想的那樣嗎(其實沒有魔幻元素的意味),結果,棍,就真的就如同所想的一樣!其實,還蠻高興到最後都沒有出現魔幻元素的哪,因為有的話就會直接破壞某些難得的意境了。話說回來,感謝該書譯者的直接推坑!因為這是一本封面騙人,需要仰口碑行銷的一本書!要是沒被大力推薦我應該不會主動掏腰包... 吧。

導師跟佐藤的老姊好萌!這本裡所描述的班級階級制度實在是太寫實了!!尤其是貴族 vs. 一般人 vs. 妄想戰士的這個金字塔。話說回來,到最後所有的人都變成怪人了是怎麼回事?到最後又被男女主角放了閃光彈是怎麼回事!??!(幅度很小就是了)

很可惜的,聽說田中的其他書沒有這麼中二(狀態顯示為失落)。就算是那樣,依這本來看,我也覺得他的功力很值得信,尤其是在看不下去《笨蛋,測驗,招喚獸》這部極為賣萌的賣萌作之後看了這本... (或許是因為到第二集還沒開始賣秀吉所以覺得無聊,但那先不管)

話說我認為有在此節錄書中我極為贊同的一段話之必要:

「相信的力量並不會讓忘想一點成真,然而只要有許多人願意去相信,價值觀不就擁有無限的變化嗎?就像詛咒對於某個集團而言被視為了不起的文化而運作,即使是妄想,或許也擁有某種尚未分化的可能性。自己總有一天會知道要怎麼使用這樣的東西。」

這不是就在影射某些事物嗎?!作者明顯是在為自己所屬的次文化族群護航。

(剛打價值觀,新注音出現嫁職官,雖絕不是重點但還是要自重…)

出自蔡國強:《撞墻》

19270_271722696089_650616089_3975250_8211716_n.jpg

「人類容易過度盲從於一種集體觀念和行動,並且有著不可思議重複錯誤的命運。」

在現場看更有那個fu。相較於展場參觀動向的前一個作品,《草船借箭》,它比較有點自婊的意味。

現場看,會感到有點悲壯驚悚,同時又覺得「是我的話才不會那麼做呢」。去美術館的人是預設在觀眾席,是旁觀者,自然是旁觀者清,把意識形態當藝術品在研究看待(就如同我跟當時身旁的友人所做的)。人對於自我重複犯錯這種行為,是否感到一種自哀自怨式的自我感覺良好呢?強叔究竟是在提倡這種行為還是諷刺來著呢。

不管怎麼樣,我只是在老姊的臉書頁面上看到,又覺得這作品真的蠻震撼的,僅此紀錄而已! ̄▽ ̄
プロフィール

risu

Author:risu

最近の記事
最近のコメント
最近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月別アーカイブ
カテゴリー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

リンク
管理者專用
最近のエントリ
ユーザータグ
ブログ全記事表示

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

月別アーカイブ
咪基部屋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